2022年1月12日,國務院《“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的正式印發,數字化經濟發展迎來波瀾壯闊的浪潮?!兑巹潯访鞔_提出,至2025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達到10%。

 

全球著名咨詢公司埃森哲的調研數據顯示,數字化轉型迫在眉睫,在全球18個行業、106個細分市場的1萬家上市企業中,89%的企業正在加速數字化。在數字經濟浪潮下,企業既是經濟活動的主體,亦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

 

大浪淘金,在數字經濟大浪潮下,創富港——一家致力于中小企業數字化服務的聯合辦公企業,熠熠生輝。公司創始人、董事長薛春曾多次對外表示,數字化是企業未來的必需品,并于2022年,前瞻性地成立了“數字化推廣”部門,專門推進企業數字化服務。

 

 

創富港的這種預見性與董事長薛春及創始團隊的IT基因有著莫大聯系。創富港的前身是一家IT公司,“科技賦能創業”是其重要理念,IT技術則是創富港的立身之本。

 

截至目前,創富港已經擁有軟件著作權73項,國內外專利8項,公司子公司創富金科技更獲得了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認證。這一認證說明了創富港具備核心自主知識產權,同時亦是國家重點支持的具有高成長性的企業。

 

 

聯合辦公市場上,擁有“IT基因”的企業鳳毛麟角?;讵毺氐腎T能力,創富港已經在全國擁有超過230家簽約門店,累計服務超過25萬家企業,年新簽合同超過7萬份。

 

在此基礎之上,創富港針對產業園區現狀進行系統的調研分析,從其核心業務出發打造出“園區數字化系統輸出”,全面覆蓋園區的業務需求。此前,創富港已經持續深耕企業數字化服務多年,如今,創富港能否幫助產業園區完成數字化智能升級,真正實現精細化管理及高效信息化?

產業園區的“千年之癢”

 

在中國經濟發展歷程中,產業園區一直是企業聚集之地,也是產業集群的重要載體,是區域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

 

 

追溯產業園區的發展歷史,中國最早的產業園源自1979年1月在深圳成立的蛇口工業區,其成立時間甚至早于深圳經濟特區成立時間的1980年8月。

 

產業園區在創立之時,便承擔了區域經濟增長極的角色,集聚了戰略性新興產業,同時亦承擔起管理示范區的角色。產業園區的管理核心是通過優化管理機制,促進生產效率提升,就如蛇口工業區的口號“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產業園區經歷了從工業集中的1.0階段到產城融合的4.0階段。在各路資本熱捧下,產業園區數量的快速增長,然而其中的諸多問題與痛點也逐一呈現:

 

同質化嚴重。當前部分產業園區在規劃初期缺乏合理長期的科學規劃,園區之間的定位大同小異,無法體現出差異性,導致了同質化嚴重的問題。

 

盈利難以實現。當下,產業園區的主要盈利方式仍然以房租、物業費為主。在市場競爭加劇之時,產業園區的成本投入增加,持續收益受到限制,長此以往,整體盈利能力受到較大影響。

 

重硬件輕軟件。產業園區重視場所空間等“硬件”提供,卻缺乏對于企業的“軟件”服務,仍然停留在“企業招進來,任務即完成”的傳統租賃模式,導致市場競爭力不足,企業滿意度不高。

 

部門協同不佳。產業園區的運營需要多個部門協同運作。然而在實際上,業務部門各自為政,部門間的職責界定不明確,信息溝通不充分、不及時,形成各自封閉的“信息孤島”,導致協作過程困難重重,協同效益無法呈現。

 

在各種問題堆疊之下,園區并沒有形成特色的市場競爭力,也缺乏獨到的企業服務能力,這導致招商成為了當下園區的長期待解難題。而在有限的空間內,產業園又該如何創造出更高的價值?

 

創富港的“他山之石”

 

產業園區是中小企業的重要載體,聯合辦公則是當下新興的企業租賃方式,兩者之間亦可相互借鑒。

 

通俗來講,聯合辦公即將房產整租下來后,通過科學合理的切割方式對空間進行再分配,從而實現最佳的空間效益。在這一傳統業務模式上,創富港早已輕車熟路。

 

數據顯示,從2014年-2020年,創富港運營服務式辦公面積已從8.72萬平方米增長至28.08萬平方米,增幅222.02%。截至2022年4月,創富港全國簽約門店數量超過230家,分布深圳、廣州、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寧波、長沙、香港等九大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創富港是業內唯一一家保持多年正向盈利的企業。公司凈利潤在2014年-2020年期間,由727.54萬元增長至3966.38萬元,增幅達到445.18%。而在之前公布的2021年半年報中,創富港營業收入達到3.11億,實現凈利潤1529萬元,在疫情后依舊保持著快速盈利能力。

 

創富港的持續盈利離不開公司的“IT基因”。作為聯合辦公市場業內唯一擁有IT背景的企業,創富港持續深耕數字化轉型,以科技賦能企業經營。

 

截至目前,創富港擁有軟件著作權73項,國內外專利8項,成功上線軟件包括:自主研發的BCMS商務中心綜合辦公平臺、BITS2.0商務智能電話系統、方圓間企業服務平臺、創享邦互助社群平臺、小碟云財稅Saas等,覆蓋企業經營中的營銷自動化、日常信息同步、財務智能處理等方方面面。

 

 

在創富港的成功經驗中,IT技術功不可沒。IT產品不僅幫助創富港自身完善內部的管理流程,實現了數字化經營,提升效率,還對外向中小企業輸出便捷的辦公軟件,提升入駐企業的數字化服務,提高企業的滿意度和粘性,為企業長久經營持續助力。

 

當前市場,多數商業辦公企業的出租率僅能維持在70-80%之間,而創富港團隊卻能將出租率提升至95%以上,正是其利用IT技術提升運營管理能力的體現。

 

“數字化產品”可以攻玉

 

產業園區長期受困于各類問題,招商問題難以解決,盈利性遭受制約,那么創富港的“他山之石”能否攻克產業園區的“硬玉”?

 

2022年,創富港前瞻性地成立了“數字化推廣”部門,這個部門由公司創始人、董事長薛春親自帶隊,專門推進企業數字化服務。

 

創富港數字化推廣部門主要聚焦于產業園區的數字化服務。一方面公司以BCMS管理平臺為核心的產業園數字化信息系統能夠幫助產業園提升運行效率,另一方面公司方圓間APP、小碟云財務軟件等數字化產品能夠幫助產業園提升入駐企業的數字化辦公能力。

 

當下,不少產業園在正式投產運營前信誓旦旦,然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卻常常出現各種意料之外:覺得合理的定價與客戶認可價存在明顯的預期差,雙方就價格談不攏,不歡而散;簽約之后,施工圖紙遲遲未出,約定好的交付日期常常需要延期;企業入駐后,發現閑置空間過多,空間效益無法最大化,想要改進卻失了“先機”;盈利水平估算存缺漏,實際運行中成本上升。

 

頻繁出現的“意料之外”影響了產業園整體的招商進展和盈利能力。對此,創富港早有預料,并在BCMS系統中實現了“意料之外”的杜絕。

 

創富港的BCMS系統聚焦產業園區的核心業務,通過多個模型在拓盤及改造中提升了整體運作效率。例如:空間分割模型, 精細化的空間分割,實現茶水間、共享空間、會議室、前臺、自助文印系統的統籌配置,實現空間效益最大化。開園跟進模型,包含200多項跟進事項,涉及設計部、工程部、網絡部等各個業務部門的相關事項協同工作,實現簽約后3天出具全套施工圖紙,進場裝修45-50天完成交付。

 

 

此外,BCMS系統還具有房型數字模型,不僅測算了水電、廣告費、營業稅金、折舊等因素,還統計了裝修使用率、市場租金行情、免租期影響等要素,模擬出運營的收入及支出情況,在簽約前就能預測出項目的盈利能力。

 

上述多個模型功能僅僅是BCMS系統的“拓盤及改造管理”,在此之外,BCMS系統能夠幫助產業園區在“園區銷售管理”“全域營銷系統”“客戶/合同/收款管理”“人力資源管理”“財務及內控管理”等核心業務提升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BCMS的“園區銷售管理”系統,能夠快速實現所有的房間及空間資源的增刪查改管理,還能通過不同顏色實時反映出所有房間的合約狀態,一方面利于小程序的快速預約看房,另一方面幫助市場團隊及時對即將空置房間主體續談跟進。

 

如果說BCMS幫助產業園提升自身“硬實力”的話,那么方圓間APP和小碟云則致力于提升產業園“軟實力”的服務水平,擺脫過往“輕軟件”的困境。

 

“方圓間APP”具備類似企業微信的功能+類似釘釘的功能+企業資金管理的一站式信息化集成功能,能夠實現實時的信息溝通,還能將企業經營過程的資金量流變動與辦公信息流巧妙結合。

 

 

據悉,“方圓間”已經全面打通與招商銀行之間的渠道合作,是聯合辦公市場上第一款打通銀行全渠道服務的軟件。

 

“小碟云”是一款自動做賬軟件,可以自動生成整月憑證、憑證報表批量打印、自動生成費用報銷單、一鍵結賬/反結賬、銀行發票一鍵導入,在部分地區還可實現自動登錄稅局網站,進而將記賬效率提升2-3倍。

 

目前,小碟云輸出給財稅公司使用的版本已開通2萬家企業賬套,輸出給中小企業自用的版本已開通1萬家企業賬套。

 

 

創富港的數字化產品不僅能夠幫助產業園實現自身管理效率提升,還能夠提供“軟實力”服務,提升入駐企業的滿意度,構建產業園差異化競爭能力,加強整體招商能力,進而提升盈利效益。

 

在數字經濟的大潮下,企業積極推進數字化已經是必由之路,產業園在自身數字化轉型外能否提供數字化“軟實力”支持則是區分不同產業園能力的重要影響因素。

 

創富港作為業內少有的擁有“IT基因”“數字化屬性”的企業,自創立以來,不忘“科技賦能創業”的初衷,極力打造數字化產品,致力于助力產業園業務全面智能化升級,共同推動中國數字經濟的全面發展。